大众文化
奇葩文创产品走进日常生活,会是一件好事吗?

这些无用但可爱的东西戳中了谁的心?

秀、学徒和异类:五年来中国流行音乐概览

本文是李皖“五年来中国流行音乐概览”之四,通过大众媒体的选秀、真人秀节目,来观察这些因素对于流行音乐内在的改造,以及互联网时代的某种精神征候。

向民歌寻源,用方言歌唱:五年来中国流行音乐概览之三

流行音乐中民歌化、方言化趋势在近三十年来渐成热潮,并最终在近五年来蔚为大观。

越来越小的“小宇宙”:摇滚和民谣这五年

摇滚和民谣这两种音乐体裁,本来就是歌手(创作者)功能相对突出的领域;而在这五年间,越发成为雕琢技艺的阵地。但所歌所唱的内容,越发指向个人内心,与时代渐趋脱节。

从等待王子到寻找自我:迪士尼是如何治愈“公主病”的?

从白雪公主到冰雪王后,公主形象是对女性在当下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现实处境的反映。

歌词从何时变成了文学?

从宠物店男孩乐队到凯特·布什,流行音乐家正热衷于将自己的歌词出版成书。

“时代歌手”再不拥有时代:论中国流行音乐这些年

面对商业大潮,面对重金诱惑,面对娱乐化,似乎再没有冥顽不化的人,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共赴秀场作一出秀。

漫谈《流浪地球》:家国天下的温情叙事背后,究竟隐瞒了什么?

在文艺作品进行虚构的框架之内,危机越来越多地呈现为从外部袭击我们的一系列无可避免的天灾,而不是经济系统的固有矛盾在社会内部制造的结果。伴之而来的,也是对责任的逃避与在现实中进行社会参与应对危机的失能。

工业、大众民主与艺术:为什么摇滚乐与足球比莎士比亚更受欢迎?

即使在理想一再破灭之后,威廉斯仍然坚持认为文化之所以重要,首先因为它是通俗的。

变装舞会是如何走上主流的?

新剧《姿态》把变装舞会领到了主流赛道上,那么这个炫目多彩的地下世界到底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多人的追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