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
【专访】荷兰作家伊恩·布鲁玛:受害者情结不独于弱势群体,教条主义无关左右

布鲁玛与我们分享了他此次联署《哈泼斯》公开信的始末,并就一些批评做出了回应。他强调,“政治正确”不是对特定政治观念的支持或反对,也无关左右,其本质是教条主义。

“政治不正确”的伊恩·布鲁玛:当历史悲情成为“受难奥运”

布鲁玛认为,当死亡与媚俗成为新的伪宗教,民族主义正借用集中营前的凭吊还魂。

身份与反抗:汉娜·阿伦特与她笔下的犹太沙龙女主人

纵观19世纪初期柏林沙龙文化中的犹太女性,无论在犹太社会还是德国社会,无论是改宗、还是与非犹太人通婚,都没有给她们带来理想中的认可与接纳,反而更加凸显出她们的犹太身份。

犹太人的反击:43小组暴力反法西斯对今天有何意义?

二战后的几年间,英国的法西斯分子仍在持续针对犹太人。丹尼尔·索纳本德在新书《抗击法西斯》中讲述了43小组反击的故事。

卡夫卡遗失手稿被寻回,十余年遗产纠纷画下句点

卡夫卡遗失的手稿已经遵照马克斯·布罗德的遗愿,重新回到了以色列特拉维夫。

【普里莫·莱维诞辰百年】我的心在剧痛中燃烧,直到我说出集中营的故事

终其一生,莱维拒绝洗去“174517”的文身,这串数字后来也铭刻在他的墓碑上,与大理石一起永不磨灭,长久述说着最彻底的罪恶和最顽强的抗争。

永恒的离散:更迭的犹太身份

两本新书把目光投向了那些古老的、基于大流散以及无国家状态产生的犹太身份。

黑暗时代三女哲:性别对于她们的不同意义

埃迪特·施泰因、 汉娜·阿伦特和西蒙娜·韦伊三位兼具女性、哲学家、犹太人的身份,在上世纪政治极度混乱的“黑暗年代”,她们经历了什么?

【威尼斯双年展】威尼斯犹太人聚居区的“流亡图书馆”

1516年,威尼斯的犹太人被赶到了城市的狭促一角,埃德蒙·德瓦尔决定用艺术展示这段不公的历史。

“他们”曾经就是我们:普里莫·莱维和铭记大屠杀

当我们笃信不疑,明白自己不可能与那些已经死去的人(甚至是幸存下来的人)擦出任何认同的火化,我们就已经把这段历史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