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
王炎:寻访巴勒斯坦

在一次从以色列前往伯利恒的旅程中,学者王炎发现了四张绘有“消失的巴勒斯坦”的地图。由这四张地图入手,王炎讲述了如今已几乎被符号化的巴以冲突的真正源起、巴解组织的复杂变化以及现代恐怖主义是如何被塑造的。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作者罗尔德·达尔的家人为其反犹主义言论道歉

罗尔德·达尔官方网站发布声明说,他的观点造成了“持久的伤害”。

读妮可·克劳斯《成为一个男人》:有如与睿智友人彻夜长谈

向来颇受评论家青睐的妮可·克劳斯推出了自己的首部小说集《成为一个男人》,这一次,她也没让读者失望。

作家凯瑟琳娜·沃克默:打破性别和民族层面的德式沉默

凯瑟琳娜·沃克默在《闻心问诊》中用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剖解了德国的民族身份和性认同,但至今仍未在德国出版。尽管如此,她仍然希望打破这一层对于历史的尴尬的德式沉默。

【专访】荷兰作家伊恩·布鲁玛:受害者情结不独于弱势群体,教条主义无关左右

布鲁玛与我们分享了他此次联署《哈泼斯》公开信的始末,并就一些批评做出了回应。他强调,“政治正确”不是对特定政治观念的支持或反对,也无关左右,其本质是教条主义。

“政治不正确”的伊恩·布鲁玛:当历史悲情成为“受难奥运”

布鲁玛认为,当死亡与媚俗成为新的伪宗教,民族主义正借用集中营前的凭吊还魂。

身份与反抗:汉娜·阿伦特与她笔下的犹太沙龙女主人

纵观19世纪初期柏林沙龙文化中的犹太女性,无论在犹太社会还是德国社会,无论是改宗、还是与非犹太人通婚,都没有给她们带来理想中的认可与接纳,反而更加凸显出她们的犹太身份。

犹太人的反击:43小组暴力反法西斯对今天有何意义?

二战后的几年间,英国的法西斯分子仍在持续针对犹太人。丹尼尔·索纳本德在新书《抗击法西斯》中讲述了43小组反击的故事。

卡夫卡遗失手稿被寻回,十余年遗产纠纷画下句点

卡夫卡遗失的手稿已经遵照马克斯·布罗德的遗愿,重新回到了以色列特拉维夫。

【普里莫·莱维诞辰百年】我的心在剧痛中燃烧,直到我说出集中营的故事

终其一生,莱维拒绝洗去“174517”的文身,这串数字后来也铭刻在他的墓碑上,与大理石一起永不磨灭,长久述说着最彻底的罪恶和最顽强的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