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主义
简·奥斯丁故居博物馆更新展品,否认与审查行为有关

简·奥斯汀故居博物馆表示,展品更新并非与奴隶制有关,包括被报道为“觉醒的疯狂”的喝茶行为。

谁“制造”了特朗普?

《好的经济学》并非简单谴责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悖逆,而是试图从美国经济社会结构的内在矛盾出发,理解特朗普及其拥护者的困境。

右翼暗影下的波兰:当堕胎和同性恋被禁止,当托卡尔丘克成为“叛徒”

这不是一起孤立事件,对女性权利的挤压是近些年来整个波兰危险变化的缩影和中心。

大分裂的时代?全球走向保守?调查显示了一个更加复杂的真相

虽然现代生活的紧密联系加速了新冠病毒的传播,但研究结果显示,公众对全球化的坚信体现出了惊人的稳定性。

从特朗普竞选回看里根时代:美国是如何右转的?

里克·佩尔斯坦关于美国保守主义运动兴起的新作,为我们解释了保守派选民的抬头如何为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创造了可能性。

今天的爱情观成为保守回潮的标志了吗?从祝英台应嫁马文才说起

以史为鉴,在指责当下的年轻人越来越保守的同时,我们也要反思,保守主义回潮的因和果究竟是什么。

从爱尔兰反堕胎到特朗普反移民:“家庭”作为政治话语的变迁

从爱尔兰的堕胎斗争到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政策,“家庭”的概念揭示了这两件事情背后深切的关联:家庭不是一个不可侵犯的、永恒不变的体系,而是历史推动之下的产物。

日本年轻人倒向保守派了吗?

“新自由主义所给予年轻人的压力是十分巨大的——他们诱导,并要求年轻人服从社会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