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地理
事实、叙事和话语权:对“大元史”和“新清史”的回应

故事讲得多了,流传广了,就会自然而然地形成某种权威意义,并演变成为一套固定的历史叙事,随之而产生巨大的话语霸权

【专访】施展:未来20年之内,中国依然是制造业的中心

施展认为当前工厂向越南的转移趋势,实际是一种“溢出”,这种转移只会让东南亚国家进一步嵌合进中国的供应链网络中。

行走在中国的高原上:俄罗斯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的中国行记

他是深入罗布泊的首位欧洲人,他对罗布泊位置的看法引发了世纪争论,作为其景仰者和论敌的斯文·赫定为了反驳他的观点,顺着他的足迹,意外发现了在大漠中隐匿了千年的楼兰古城。他的后继者和学生科兹洛夫,则发现了黑水城,揭开了西夏王朝的面纱。

帝国心态:俄国革命在中亚的遗产

1917年俄国革命后,布尔什维克党从罗曼诺夫王朝手上夺下庞大的帝国,其影响甚至远达彼得格勒数千英里以外。直到今天,一个世纪以前发生的事件仍对中亚各国有着深远影响。俄国革命到底如何?它又解放了什么?

《山海经》的尺度:古人的风景与今日的怪谈

我们不能因《山经》多在神怪,不符合后世郡国地理学、科学地理学的标准,而轻易将之视为语怪小说,排斥于地理学之外。

重新发现江南: 从“苏松常太”到“沪苏锡常”

近代江南经历了“苏松常太”到“沪苏锡常”的转换,这其中资本主义工业化和国际影响发挥了革命性和颠覆性的作用。

书店漫游:一段书店与文学的寻访之旅

每一家书店都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缩小体。

圣彼得堡建城:俄罗斯如何成了一个“欧洲”国家

圣彼得堡不只是一座城市。它是一项影响深远的乌托邦工程,目的是从文化上将俄罗斯人重新塑造成欧洲人。

晋楚争霸与今日中原

什么地方的人都多种多样,不能一概而论。我们不要以为楚人个个喜欢争锋,也不要以为晋人全都喜欢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