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
英国作家大卫·米切尔:这个世界仍以为自闭症患者没有情感

大卫·米切尔讲述了为自闭症儿子翻译《我想飞进天空》如何成为他自己的救命稻草,以及他在看到自己参与编剧的《黑客帝国》新片时的激动心情。

中国这300万儿童,可以被社会接纳吗?

在国内,第一例孤独症患者在1981年于北京大学第六医院被确诊,到今天已有整整40年时间。

我的孩子是自闭症

“这个社会对我们这种孩子的理解度和包容度还很差,很多自闭症孩子上学之后会遭到歧视和霸凌。”

不要让自闭症孩子的父母因缺乏社会系统性支持而不得已“伟大” | 专访·世界自闭症关注日

“所有心智障碍者与其家庭都应当获得可得、可及、可适、可承受、可接受的服务。”

委员建议为自闭症患儿提供特殊教育机会,纳入九年义务教育|上海声音

“国家应为自闭症患儿提供针对性的特殊教育培训机会,提供人财物和场所的保障,并将之纳入九年义务制教育中开设专门学校。”

以自闭症推动人类创新是否可能?

尽管想法是好的,但剑桥大学教授西蒙·巴隆·科恩新作《模式探索者》的内容令人感到生涩,更像是其他书籍中种种想法的混成。

16岁自闭症少年达拉·麦克阿纳蒂凭处女作《小博物学家日记》获温赖特奖

评委称赞《博物学家日记》“机敏而率直”,并呼吁将这本书添加到英国国家课程中。

我和抑郁症相伴了数十年——直到我的阿斯伯格诊断解释了一切

汤姆·卡特勒在经历了长达数年的出言必失和对路标的痴迷之后,终于收到了一份真正奏效的医生意见。

我的自闭症之旅:如何学会停止尝试融入

他告诉我,女性自闭症很难观察到,因为我们能够更好地“掩盖”我们在社交方面的困难。这一诊断让我松了一口气,我终于能够解释自己为什么总是感到与众不同了。

“一根筋”的孤独症少年如何融入社会?教他们学编程

智商水平较高的孤独症孩子思维特点与计算机高度相似,学习编程课程或可助力未来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