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历史
1890年代:文学的黄金时期

在19世纪的最后十年,唯美主义者和颓废主义者,在张扬他们不羁的个性、蔑视资产阶级权势的同时,为了艺术的原因赞美和歌颂艺术。

英国作家蒙蒂菲奥里:在写历史书的空档,我为拯救自己的人性而写小说

在了解了蒙蒂菲奥里的人生故事之后——他的犹太贵族背景、早年在英国寄宿学校对苏联史萌发的兴趣、苏联解体后在前苏联地区的战地记者经历——我们便不难发现,他的学术与小说写作生涯注定与耶路撒冷和俄罗斯息息相关。

罗利爵士受审记:英国限制王权的历史转折点

人们逐步达成共识:法律不屈从于任何人——“不管你有多高高在上,法律在你之上。”

宗教改革与死刑:欧洲历史上的死刑更多是统治手段还是宗教恐吓?

“对年轻母亲的死刑判决,展示了一个凶残、本质上不知所措的社会。而对年轻盗窃犯的每个死刑判决,都可以理解为社会的缴械投降。”

地中海人类史

地中海不再是不同文明的交汇之地,也不再是紧密经济联系网络的发源地。地中海尽管曾多次把三块大陆连在一起,现在却成了分隔它们的边界地带。

为什么人们会指控并伤害那些可能会巫术或魔法的人?

“猎巫行动”在欧洲早已不复存在,但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依然有人因此遭受暴力。

为何“粗野主义”与Instagram八字不合?

粗野主义建筑与当代历史和政治的关系不能在Instagram上用一句图片说明草草带过。那个时代发生的故事,已经沉淀在了建筑的混凝土中。

十字军历史的近代回响

这些战争展现了信仰和意识形态在激起大规模运动、诱发暴力纷争方面的力量;它们证明了商业利益在化干戈为玉帛方面的能力;它们还成为了对“他者”猜忌、仇恨如何轻易被操纵的例证。

卡夫卡手稿的所有权之争

德国和以色列档案馆为卡夫卡的手稿花落谁家的问题走上了法庭,但这已经不仅是法律的拉扯,更牵扯到国籍、宗教归属、文学,甚至是犹太人大屠杀问题。

荷兰的大航海时代:浪里船帆、奴隶与殖民地

美国国家美术馆近日举办了关于荷兰海事艺术的展览,此次展出的不仅有船舶模型,还有关于海战场景和商船的各式绘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