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思想界 |《八佰》:用“佰”而非“百”,是为了记住战争中的人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电影《八佰》与童书中动物异性相吸片段引发的争议。

图书业改头换面了吗:过去十年改变阅读方式的11种趋势

过去的十年里,图书这一行业已经在新经济力量和消费者态度的推动下改头换面。

作家引路,编辑搭桥:儿童文学要如何吸引儿童读书?

部分法国儿童觉得阅读会让他们过于“严肃”,变成“书呆子”从而失去社交机会——我们要如何让儿童文学真正走进儿童生活呢?

安全的刘慈欣,危险的郑渊洁:童话故事里有什么“理所当然”?

如果我们仔细阅读刘慈欣的童话新作《烧火工》,会发现它并没有突破或颠覆常见的以拯救为主题、以“爱”为核心的故事模式,而依然处在他之前所批评的童话“保险箱”之中。

平权时代的童书焦虑:被忽视的男孩参与度,被低估的故事开放性

作为认识世界的方式之一,童书只是塑造孩子价值观的很小的一部分力量。

“保险箱效应”与完美家庭幻想:中国本土儿童故事是如何讲述的?

如果说让孩子阅读原汁原味的民间童话太有挑战性,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孩子们接触到具有文学性或者说更体现真实人性的童话,而不是让他们依靠“保险箱故事”与完美家庭的幻想来度过童年呢?

《哈利·波特》已完结12年,为何其周边依然层出不穷?

魁地奇比赛大码拖鞋、海德薇润唇膏、魔杖化妆刷……《哈利·波特》的周边商品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市场。

童书作家伊妮德·布莱顿逝世50周年:怀旧应有限度,批判看待经典

让小孩的书架更能反映现实,这是一个漫长而又艰难的过程,但最容易的方法是:我们应该更批判地看待以前的文学经典,比如伊妮德·布莱顿那充满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的儿童文学。

国际安徒生奖得主角野荣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魔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读书让人真正走上自己的人生道路,这也是故事所拥有的强大力量。”2018年“国际安徒生奖文学奖”得主角野荣子昨天在上海的一场演讲中这样说到。

英国皇家铸币厂拒绝为《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作者罗尔德·达尔铸造纪念币

英国皇家铸币厂的会议记录中记载道,“我们已经考虑了提名的主题,但并不推荐为罗尔德·达尔百年诞辰发现纪念硬币。他有反犹倾向,而且名声也不算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