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

“这问题既愚蠢又不公平!你们都是假新闻!假新闻!”

在一名议员问穆勒,为什么特朗普一定要将他开除时,穆勒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们理解你公开作证具有敏感性,尤其一些司法部的案件还在进行中。尽管如此,美国公众有权从你这里直接听到调查结论和意见。”

“如果我们对总统显然无罪有信心的话,报告会这样表述的。而我们的结论是无法确定总统犯了罪。”穆勒暗示,应该由国会来决定总统是否有不当行为,并为之负责。

司法部认为:“从宪法角度来说,国会不能强迫总统的高级顾问就他们的职责作证。”

“当你在穆勒报告新闻发布会上面无表情地站在巴尔 (司法部长) 身后时,你在想什么?答案是我在想,‘我的工作就是面无表情地站在这里’ 。”

麦克加恩回忆,特朗普告诉他“穆勒必须走“,并且说“干完给我打电话 ”。

普京说:“我不是在为特朗普总统辩护,我们有很多分歧。他的政府对俄罗斯实施了许多制裁,我们不同意,也永远不会接受。我们认为这会适得其反。”

就特朗普出任总统后是否妨碍司法的问题,米勒所列证据“指向同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即有利方面和不利方面,因而报告“既没有作出总统犯罪的结论,也没有认定他没有犯罪”。

作为特别检查官,穆勒是整个调查的操盘手,尽管时常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却一贯行事低调、守口如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