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文学
【专访】学者张莉:从女性立场出发解读文学,并不是将女性作为受害者来理解

张莉以爱情话语和女性命运为线索,串联起了百年来中国小说的变迁。从沈从文、郁达夫到萧红,她试图调整当下时代对于文学经典的读法,就像一代代的写作者那样,探索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生活在改变,那我们的文学呢?| 2021文学、出版及书店盘点

生活在改变,人们也在改变,相信这也意味着来源于真实生活的、具有洞察力的、设想出“野未来”的写作终有希望获得更广泛的共鸣。

【专访】马华作家黎紫书:曾为拿文学奖写政治写族群,今天放心写自己真正关心的事情

黎紫书认为,奇异的意象和浓厚的文字自有其魅力,但缺乏对马来历史的了解,马华文学的魅力将止步于热带景观,而忽视了人的那面。

陈春成获宝珀理想国文学奖首奖,评委马家辉称其写作“很sexy”

陈春成说:“我只能这么写,非写不可,非如此写不可。”

台湾作家黄丽群: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 | 专访

《海边的房间》的宣传语是“讲述畸零人的生活”,而作者黄丽群没有觉得这些人边缘或畸零。她说,“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就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是永远到不了的地方。”

上海第一家侦探推理书店开业,店主时晨:希望书店能孕育推理评论与研究

时晨同时也是一位推理小说家,他认为,现在去逛很多大型书店连锁书店和随便点开网络电商的页面没什么不同,店主推荐是非常必要的,一家书店里一定要有其他地方没有的书。

对话《刺杀小说家》作者双雪涛:“给跟我合作的电影人以最大的宽松”

“如果电影亦步亦趋跟着文学后面走,那肯定要死定了。我已经通过我的文学表达了我自己,现在你现在你可以通过你的电影表达你自己了。”

《掬水月在手》导演陈传兴:快70岁了还是无知,疫情让我们重新定义生命

电影《掬水月在手》上映,在这篇访谈里,《他们在岛屿写作》第一、第二系列监制与导演之一的陈传兴谈论了他的隔离生活、他的创作、他的日常生活。

“拒绝遗忘正是追问构成我们今日状况的种种历史线索”:为什么要读陈映真?

在台湾当代的文学界,乃至思想界与知识界,在这半世纪多以来,持续不断地直面追问这些从不曾“过去”的事件或过程的人,除了陈映真,还有谁?

从《野狼disco》到东北文学:干仗叙事、小品化和你老舅

借由不标准的粤语和支离破碎的港式片段,他们想象着粤语电影的刀光血影与江湖义气,又以摇动胯胯轴、比划郭富城迅速将这种想象瓦解至一套易模仿、可一直重复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