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文学
陈春成获宝珀理想国文学奖首奖,评委马家辉称其写作“很sexy”

陈春成说:“我只能这么写,非写不可,非如此写不可。”

台湾作家黄丽群: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 | 专访

《海边的房间》的宣传语是“讲述畸零人的生活”,而作者黄丽群没有觉得这些人边缘或畸零。她说,“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就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是永远到不了的地方。”

上海第一家侦探推理书店开业,店主时晨:希望书店能孕育推理评论与研究

时晨同时也是一位推理小说家,他认为,现在去逛很多大型书店连锁书店和随便点开网络电商的页面没什么不同,店主推荐是非常必要的,一家书店里一定要有其他地方没有的书。

对话《刺杀小说家》作者双雪涛:“给跟我合作的电影人以最大的宽松”

“如果电影亦步亦趋跟着文学后面走,那肯定要死定了。我已经通过我的文学表达了我自己,现在你现在你可以通过你的电影表达你自己了。”

《掬水月在手》导演陈传兴:快70岁了还是无知,疫情让我们重新定义生命

电影《掬水月在手》上映,在这篇访谈里,《他们在岛屿写作》第一、第二系列监制与导演之一的陈传兴谈论了他的隔离生活、他的创作、他的日常生活。

“拒绝遗忘正是追问构成我们今日状况的种种历史线索”:为什么要读陈映真?

在台湾当代的文学界,乃至思想界与知识界,在这半世纪多以来,持续不断地直面追问这些从不曾“过去”的事件或过程的人,除了陈映真,还有谁?

从《野狼disco》到东北文学:干仗叙事、小品化和你老舅

借由不标准的粤语和支离破碎的港式片段,他们想象着粤语电影的刀光血影与江湖义气,又以摇动胯胯轴、比划郭富城迅速将这种想象瓦解至一套易模仿、可一直重复的表演。

【专访】林俊頴:写了二三十年还被说写得像张爱玲,那不就大完蛋了 

“朱天文会写《荒人手记》和《巫言》,张大春会写《公寓导游》,这个大陆作家是写不出的。但反过来,台湾怎么可能会去写莫言的高密、迟子建的东北、李锐的吕梁山呢?”

唐诺:我很怕读者染上一个最坏的习惯,买了一本书就觉得有资格指指点点

唐诺发现,写作的专业性正受到威胁,社交网络制造了绝对平等的假象,买了书的读者以消费者的姿态点评文学,而缺乏对真正认真的作者的真正认真的阅读和评价。

打破纯美CP想象:同性恋者的迷惘、孤独和沉默

人们大多只关注青春健美的男同,却忽视了更为广阔的隐形族群以及他(她)们的不安与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