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小说
国际市场上中文推理小说还很少,但中国创作者模仿学习西方日本的阶段已经过去 | 专访

从推理游戏书“胜者出局”系列谈起,推理作家吴非分享了他的推理创作道路、将城市轨道交通写入小说的初衷、对诡计设计和小说文字的思考,以及他对于当下推理作品引进繁多、中国推理走向世界困难重重的观察和理解。

马普尔小姐重出江湖,作者却不是阿加莎·克里斯蒂

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侦探将重出江湖,由德雷达·赛·米切尔、凯特·摩斯和薇儿·麦克德米德等当代作家执笔新授权作品。

推理作家猫特:一些读者潜意识里认为探案不该由女性来做 | 专访

猫特说,一些读者潜意识地认为探案不该由女性来做。他们会想:怎么搞的,我都做不到,她居然做到了。一个女性比我聪明那么多,肯定很讨厌。

探寻本格风味的日常之谜:两位推理小说作者的对话

日本有了名义上承袭本格但有所突破的“新本格”,随后又从新本格运动中诞生了诸多流派,日常推理就是其中之一。

阿加莎笔下的波洛为什么是最伟大的侦探形象?

在新作《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波洛: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中,马克·奥尔德里奇煞费苦心且风趣幽默地分析了这位留着经典小胡子的比利时侦探在小说、舞台剧、广播剧、杂志和影视剧中的形象。

今日的作家如何在柯南道尔身后重建福尔摩斯形象?

阿瑟·柯南·道尔塑造的侦探形象已经被改写了无数次。但在作者去世近一个世纪后,新的作家如何塑造福尔摩斯,仍然存在争议。

从推理小说到推理游戏:《明星大侦探》和剧本杀为何吸引我们?

推理文本之所以可以游戏化,和这种类型本身的特质密切相关

阿加莎·克里斯蒂能够通过今天的政治正确测验吗?| 阿加莎诞辰130周年

她的小说里既有马普尔小姐这样颇具女权主义色彩的老处女侦探的形象,也有某些篇章反映出了大英帝国白人女性眼里令人存疑的东方世界图景。

呼延云对话陆烨华:阿加莎·克里斯蒂何以风靡一百年?

几乎每一位推理小说作者都会受到她的影响。

同为类型文学,中国原创推理小说为何比科幻小说冷门许多?

市面上很多受到欢迎的“推理小说”其实是刑侦、灵异、恐怖,真正的推理非常少,甚至有时候一些专业编辑也分不清推理和悬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