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公平
呼唤一个平等的童年:怎样与人打交道揭示了孩子的生活 | 六一儿童节

当他们走出家门进入社会机构的世界里,他们发现这些文化惯性并未被赋予同等价值。

中国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4430万人,居世界第一

这是中国首次专门就青年群体发布白皮书。

芬兰驻华参赞谈双减:“少即是多”,学习时间不等于学习成果

“双减”的目的应是提高学习有效性。

【专访】发展心理学者任丽欣:不是说鸡娃有什么意义,而是不这么做家长会有道德压力

“家长是很无奈的,道理他都懂,但是竞争的压力摆在面前。”

不要让自闭症孩子的父母因缺乏社会系统性支持而不得已“伟大” | 专访·世界自闭症关注日

“所有心智障碍者与其家庭都应当获得可得、可及、可适、可承受、可接受的服务。”

【专访】教育学者郭初阳:鸡娃家长更多是考虑自己,把孩子视为一种攀比的客体

“鸡娃家长的方向用错了,最后完全迷失自我,把自我全部投射到孩子身上去了。”

【评论】民办高中该不该开设高价借读班?

从规范高中招生,及推进教育公平出发,这种高价借读班不应存在。

从“知识改变命运”到“人必须首先活着”:二本学生故事背后的残酷现实

作为一名老师和书写者,黄灯时常流露出矛盾的心态。一方面,她希望学生能在主流之外有所创造,另一方面又希望他们顺从主流价值,谋得一份安定的生活。

不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学校不仅是教育场所,同时还是孩子们的一道安全网。

课程设计师方柏林:网课不是线下课堂的复制粘贴,是对原有教育理念的冲击

学习就像打靶,而世界是个移动的靶子,社会中没有非黑即白的问题。我们需要介入混乱和模糊,而不是在清晰、稳定的虚拟世界中进行“真空”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