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
溯源彩礼历史:既非男性单方面负担,亦非女性一生买断款

回顾从宋至清帝制中国的性别史,我们不难发现婚姻买卖性质的增强与女性地位的改变直接相关。

东西与左右:赵孟頫为什么会犯方位错误

究竟是视觉经验和文化观念的偏差,还是画家有意为之的“用心良苦”?

事实、叙事和话语权:对“大元史”和“新清史”的回应

故事讲得多了,流传广了,就会自然而然地形成某种权威意义,并演变成为一套固定的历史叙事,随之而产生巨大的话语霸权

在丝绸之路的终点上:作为世界帝国的元王朝如何塑造东亚文化?

日本学者宫纪子的两本书都能看到杉山的影响,简单来说就是崇蒙元,抑宋明,否认蒙古帝国是中世纪般的“黑暗时代”,认为几百年来它的科学、文化、经济成就都被低估了。

瘦马非马:山西元代壁画墓出土散曲《西江月》名实辨

耳熟能详的《天净沙·秋思》,人们一般都把它归在马致远的名下。但林梅村大胆假设,考订该散曲的作者,另有其人。

只识弯弓射大雕? 被武功遮蔽的蒙元文治

很多人对蒙古时代的文化毫无理解,即认为其为黑暗时代,全无根据,实际的情况恰好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