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口喜剧
从麦瑟尔到黄阿丽:女性单口喜剧中的苦痛言说

从对家务的抱怨式调侃,到对于怀孕和性器官公开的、去羞耻化的谈论,单口喜剧这种形式极大地推动了女性对个体经验的公开言说,而这种言说也逐渐由私密体验转变为了一种公共情感的联结和交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