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
水滴筹、轻松筹的新生意经

水滴公司、轻松集团都在尝试探索新的业务模式。

可穿戴设备控制脑电波?改变情绪不如监测情绪靠谱

关于情绪,可穿戴设备未必非要“一口吃个胖子”直接改变情绪,通过情绪监测让人们关注自身的情绪变化,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折中之法。

支持者为旧金山城市之光书店众筹50万美元助其渡过难关

“书籍是人类知识与创造力的贮藏室,书店则像是我们集体灵魂的仓库。”

水滴“畸变”:一年从1000人到5000人,每日花费百万广告费

一年时间扩张5倍,这个发展速度的离心力实在太强了,水滴已经很难控制。

【思想界】德云社成员筹款遭质疑:互联网公益陷入道德困境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德云社成员筹款遭质疑和深圳高考移民事件。

众筹去哈佛牛津?这些学生还真办到了

这些众筹故事或许听起来激动人心,也的确能解决贫困生的学费问题,不过有一点很重要,发起人至少得先考上名校吧!

知情人士透露,众筹酒店不是将所有资金通过众筹方式来筹集,而是将部分资金进行众筹,众筹资金不会超过50%,平台将根据项目的不同收取3%-5%的佣金。

“小而美”的民宿靠众筹缓解投资压力 情怀生意的困境正在解决吗?

众筹不仅能有效缓解民宿投资压力,更能找到一批种子用户助推品牌。

你只看到我众筹时的绝望 却不知道我有车有房

我们相信,这些募捐平台上的确有许多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格外警惕利用平台来私自挪用捐款、高报金额甚至诈骗的人。

Kickstarter做了个主打限量的项目 每个创意只有100个购买机会

或者,你也有想做100个实物来试试水的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