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
轻松集团CEO张科任职一年卸任,与水滴公司角逐资本市场谁能获胜?

轻松集团和水滴公司的经营模式高度相似,在资本的角逐下,或许两家公司只有一家能够胜出。

疫情期间在线乞讨兴起,社会安全网的失败谁来买单?

新冠病毒暴露了社会安全网的漏洞,对在线乞讨的依赖是美国人面临财务不确定性的一个缩影。

用户筹款挪作他用,互助业务遭质疑,挡不住水滴筹上市?

虽然明面上看,水滴筹不盈利,但水滴筹的模式能带来可观的现金流。

水滴寻上市,轻松求融资,众筹的生意还好做吗?

流量不赚钱?作为承担营收重任的保险业务,是两大平台赚钱的主要来源。

水滴筹、轻松筹的新生意经

水滴公司、轻松集团都在尝试探索新的业务模式。

可穿戴设备控制脑电波?改变情绪不如监测情绪靠谱

关于情绪,可穿戴设备未必非要“一口吃个胖子”直接改变情绪,通过情绪监测让人们关注自身的情绪变化,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折中之法。

支持者为旧金山城市之光书店众筹50万美元助其渡过难关

“书籍是人类知识与创造力的贮藏室,书店则像是我们集体灵魂的仓库。”

水滴“畸变”:一年从1000人到5000人,每日花费百万广告费

一年时间扩张5倍,这个发展速度的离心力实在太强了,水滴已经很难控制。

【思想界】德云社成员筹款遭质疑:互联网公益陷入道德困境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德云社成员筹款遭质疑和深圳高考移民事件。

众筹去哈佛牛津?这些学生还真办到了

这些众筹故事或许听起来激动人心,也的确能解决贫困生的学费问题,不过有一点很重要,发起人至少得先考上名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