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屠杀
作家凯瑟琳娜·沃克默:打破性别和民族层面的德式沉默

凯瑟琳娜·沃克默在《闻心问诊》中用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剖解了德国的民族身份和性认同,但至今仍未在德国出版。尽管如此,她仍然希望打破这一层对于历史的尴尬的德式沉默。

匈牙利往事:老去的战后中欧知识分子

后转型时代的匈牙利,先是尝试稳固两党制,却又在一种自保的心态中愈发远离了有活力的政治。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流变与实践

齐格蒙·鲍曼警告我们不应将犹太人大屠杀仅仅视作一个德国问题,或一个已经翻篇的历史教训。

如何在电影中表现大屠杀的野蛮:从《被涂污的鸟》谈起

《被涂污的鸟》成功地向斯拉夫和非斯拉夫观众呈现了一种绝望的、没有完全表达出来对于地区罪恶的哀婉。但其自我谴责的特殊性削弱了其批判的锋芒。

汉德克领取诺奖,多国抗议运动激化

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2月10日下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与奥地利作家彼德·汉德克参加了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后者引得一片抵制和抗议。

“桌面屠夫”:纳粹大屠杀中的远方侩子手

在《我,你,我们,他们》一书中,作者丹·格里顿探究了关于“桌面屠夫”的纳粹历史。

【普里莫·莱维诞辰百年】我的心在剧痛中燃烧,直到我说出集中营的故事

终其一生,莱维拒绝洗去“174517”的文身,这串数字后来也铭刻在他的墓碑上,与大理石一起永不磨灭,长久述说着最彻底的罪恶和最顽强的抗争。

米沃什:只有我劫后余生

米沃什觉得,每一个曾在大屠杀期间亲历过这片土地的人,都是有罪的,都应该受到自我良心的审判。

卢旺达和斯里兰卡:两次大屠杀及其后果

唯有承认历史,才能达成有意义的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