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
在《人生十二法则》之后,乔丹·彼得森的新作又为读者设定了哪些人生准则?

尽管这位心理学家在文化战争中扮演了备受争议的角色,他在书中却把自己描绘成灵魂的私人教练……他的最新建议是振奋人心的实用指南,还是毫无幽默感的陈词滥调?

右翼暗影下的波兰:当堕胎和同性恋被禁止,当托卡尔丘克成为“叛徒”

这不是一起孤立事件,对女性权利的挤压是近些年来整个波兰危险变化的缩影和中心。

“仇恨源自人们对自身的厌恶”:前新纳粹组织领导是如何转变的?

“仇恨的动机通常源于人们对自身的厌恶,而我们要做的,实际上是对这些厌恶的深坑进行修复。”

我们真的有能力控制自己不沉迷于社交网络吗?

关于“我们有能力自行处理社交媒体的危险”的论点,可以说是残酷的个人主义技术论。

从特朗普竞选回看里根时代:美国是如何右转的?

里克·佩尔斯坦关于美国保守主义运动兴起的新作,为我们解释了保守派选民的抬头如何为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创造了可能性。

【专访】霍赫希尔德:流行病让特朗普支持者更偏执,左右翼都自认为是“故土的陌生人”

“核心问题不是贫穷,而是失落。而且这不仅只是经济意义上的失落,还是种族地位、地区和宗教自豪感、文化主体性——一种整体性的失落。”

《走向黑暗》:卧底极端组织是一种什么体验?

朱丽亚·艾伯纳曾以五种不同的身份卧底于意识形态各异的十几个极端组织,她在新作《走向黑暗》中向我们重现了极端主义分子最黑暗的想法和行动,同时也告诉了我们最佳的反击方法。

励志偶像的倒塌?“龙虾教授”彼得森因药物依赖接受人工昏迷

药物依赖只是凡人会出现的一种健康问题,应当科学待之,其中并无英雄主义。

当右翼占领社交网络,政治对话是否还有可能?

公共话语的崩溃对我们的社会究竟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