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电商
首播销售额破亿,是“与辉同行”还是“没辉不行”?

东方甄选在业绩上已经实质完成了“去董宇辉化”。

中老年人开始“主宰”直播间

虚假的内容、过多的套路和粗暴的骗局,让这个市场潜藏着危机。

直播一晚收入千万,“闻神”爆火,中老年直播赛道加速掘金

抖快视三分天下,老年直播间的中场战事。

2024年,超级头部主播的分界线

2023年,对于直播电商来说,注定是不平坦的一年。

2024年,直播带货困与解

不再便宜的直播间商品背后,是逐渐失去优势的头部主播和越来越清醒的品牌商家们。

搞钱的小红书,终于想“开”了

想上市,先要“上链接”。

高途、学而思都想要捧出自己的“董宇辉”

高途和学而思,各自有捧出“董宇辉”的苗头。

虚拟带货主播兴起的2023,什么都没有留下

虚拟诸多围绕这些优势展现出的想象空间,也在实践中越来越具体。

董宇辉和大虾的价格,可能都回不去了

大虾的价格能否恢复原价?是“去董化”的东方甄选接下来面临的更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