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
亏损近亿元卖掉合作项目股权,花样年继续自救

由于未按期发布2021年年报,花样年自今仍处于停牌中。

一笔境内债展期,花样年否认被债权人接管

花样年近期也亏损出售了一些资产来“回血”。

受花样年债务拖累,曾经的物业第一股或将易主

因花样年一笔欠款未付,彩生活的部分股份可能被强制抵押。

“有钱的”花样年,如何走上了债务违约之路?

花样年的至暗时刻,可能还没到来。

毛利率下降,花样年政策调控之下再遇瓶颈期

无论是地产还是物业,花样年和彩生活的发展历程都是想要突围又遇瓶颈的样本。

花样年融资救急,深圳旧改引入平安不动产

“引入平安也是为了加快周转,提前回流现金。”

花样年控股公布2019年中期业绩业绩显示,上半年合同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131.69亿元,同比上升16.5%;营业收入为人民币85.77亿元,同比上升65.1%;净利润约为人民币2.44亿元,同比增长35.6%;每股盈利为人民币1.77分。

【独家】天弘基金踩雷,违约私募债一半流向了房地产 港股公司花样年控股隐现

“安进25期耀之专享2”投资的标的资产计划持有两只私募债券,目前该债券的发行人“兑付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遭标普下调展望至负面 花样年转型备受质疑

第二次转型的花样年正面临外界对其地产开发业务能力的质疑。

这个高端公寓项目为何颠覆了业界对花样年的认知?

花样年在成都首次推出的高端公寓花漾锦江,颠覆了业界对其惯以擅长开发商业综合体和住宅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