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
双面马雅可夫斯基:情人、革命者与先锋诗人

马雅可夫斯基有两个主要面向,一个是作为未来主义者和宣传鼓动家的马雅可夫斯基,一个则是作为情人的、被爱所困的马雅可夫斯基。这两个面向如此矛盾反差如此之大,仿佛是被强行扭结在一起,并最终崩裂。

苏联超级工程,北冰洋大坝

要在海峡上建大坝,苏联人是怎么想的?

思想界 | 单向空间众筹求助:情怀之后,实体书店何去何从?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单向空间众筹求助事件和电影《列夫·朗道:娜塔莎》(DAU. Natasha)引发的争议。

切尔诺贝利的祭祷:人民的合唱

1986年4月26日,前苏联治下的乌克兰境内,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这是人类史上最惨烈的技术悲剧之一。S.A.阿列克谢耶维奇访问了上百位受到核灾影响的平民,并以口述的方式书写,每一页呈现的都是残酷、荒诞的故事。

茨威格、罗曼·罗兰、纪德:三个人的莫斯科之旅

茨威格、罗曼·罗兰和纪德分别在1928、1935和1936年到苏联访问,回来后写了或简或详的访问记,今天边读他们当年的闻见观感,一边回想这半个多世纪的潮起潮落、风雨苍黄,使人不胜今昔之慨。

帝国心态:俄国革命在中亚的遗产

1917年俄国革命后,布尔什维克党从罗曼诺夫王朝手上夺下庞大的帝国,其影响甚至远达彼得格勒数千英里以外。直到今天,一个世纪以前发生的事件仍对中亚各国有着深远影响。俄国革命到底如何?它又解放了什么?

西欧身后的倒影:乌克兰的民族建构与认同

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这种认知的错位,奇妙地显现出了乌克兰历史中最尴尬的成分:关于民族认同、身份构建和历史变迁的印记和随之而来的分歧、战争、苦难与困境,从来没有随着乌克兰的独立而烟消云散。

在切尔诺贝利喝杯自酿伏特加

距离反应堆爆炸已经很多年了,但在这里,在草地上行走依然可以变成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切尔诺贝利书单:无人免于伤害,无人绝对清白

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发生的爆炸,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核事故,我们究竟应该从这次事故中学到些什么呢?

看见巴黎死而无憾:苏联如何通过文艺作品来想象西方?

在与西方文艺作品的接触中,苏联人得以重新审视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