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山都
为了结除草剂致癌诉讼,拜耳二季度亏损近800亿元

拜耳在这一季度计提了超过百亿欧元的特殊项目支出,用于了结收购孟山都后所继承的多项诉讼。

20亿美元天价赔偿及“间谍”公关,拜耳和孟山都在欧美面临危机

它们在美国深陷法律纠纷,在欧洲大陆也同样受到激烈指责。

【特写】孟山都:拜耳的现金牛还是滑铁卢?

即便收购孟山都带来了巨大的法务风险,但是有着长远规划、立志成为生命科学巨头的拜耳管理层,显然不会屈服于股东的压力。

70岁的哈德曼在给法庭的证词中说,他从1986年开始开始用农达牌除草剂来控制杂草和有毒橡树,至今已经使用农达三十年了。在被诊断为癌症之前,他曾有一次不小心将除草剂喷在了皮肤上。

【特写】裁员风暴下的拜耳困局

从愤怒的员工到失望的股东,拜耳面临的困境毋庸置疑。56岁的CEO鲍曼能否带领它走出困境,仍然是个未知数。

欧盟批准拜耳收购孟山都 全球最大农药和转基因种子供应商诞生在即

交易还需通过美国和俄罗斯反垄断机构的审查。拜耳将争取在2018年二季度完成最终交易。

巴斯夫与拜耳谈判收购蔬菜种子业务

拜耳有意剥离该业务以完成对孟山都的收购,但未与巴斯夫就该交易达成最终协议。

拜耳625亿美元收购孟山都将获欧盟有条件批准

拜耳的反垄断让步包括承诺剥离全部蔬菜种子业务。欧盟执委会预计在4月5日前公布最后决定。

原告代理律所公布了与草甘膦有关的数百页孟山都员工邮件和公司档案,显示孟山都试图集结科研人员为其产品辩护,反驳那些与自己的实验结论相左的研究。

只要美政府放行拜耳与孟山都合并交易 拜耳将向美投资80亿美元

无论在政治还是商业层面,拜耳作出的承诺都是一个不错的战略,有利于合并交易最终获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