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
黄益平:结构性货币政策可以用,但要谨慎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指出,结构性货币政策对银行的风险把控能力要求很高,而且这类政策会与传统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间的界限产生模糊。

央行提到的两个“密切关注”透露了哪些新动向?

分析师表示,未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和政策利率的可能性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或贬中趋稳。

汪涛:人民币汇率适度调整未必是坏事,稳增长需进一步加码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表示,当前汇率回调属于正常的双边波动,不会制约国内货币政策执行。

央行透露下一阶段的两个重点关注对象:物价和主要发达国家货币政策

时隔一个季度,央行重新将“保持物价总体稳定”列入下一阶段工作重点。

交通运输、物流仓储迎来利好,将获央行1000亿元再贷款

央行在一篇研究文章中透露,将尽快推出1000亿元再贷款支持交通运输、物流仓储业融资,促进解决疫情防控中的痛点难点。

货币政策增量工具会有哪些?更多新型结构性工具可期

分析师预计,未来两个月,除了降息、降准等总量工具外,央行可能会推出更多新型结构性工具投向基建、纾困稳供、科创、民生等领域。

政治局会议召开在即,宏观政策要如何加码?

如果加码财政政策,着眼于消费比着眼于投资效果更好。

降准如期而至但幅度不及预期,或有三个原因

央行宣布将于4月25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2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5300亿元。此前市场预计降准幅度为0.5个百分点。

“麻辣粉”利率连续3个月按兵不动,降息窗口关闭?

分析师认为,短期内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仍是大概率事件,但央行在政策利率调整方面将比较谨慎。

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12年来首现倒挂,对货币政策影响几何?

分析师表示,当前人民币汇率较为坚挺,因此中美国债收益率暂时倒挂不会引起资本外流和汇率风险,也难以对我国货币宽松形成明显掣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