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安全
来自PI3K抑制剂的教训:高ORR数据可能只是“空头支票”

一叶落而知秋,一个PI3K靶点遭退货背后,反映的则是客观缓解率与总生存期之间的矛盾。

开发了40年的多肽Tβ4依旧惊喜不断,适应症探索已超10种

多肽Tβ4还能为医药市场带来多少想象空间?

解药何处可寻?欧洲疾控中心数据披露为何研发新型抗生素迫在眉睫

农业抗生素滥用,让耐药性问题雪上加霜。

马斯克被催吃减肥药,背后是百亿争夺战

减肥药‘黄金时代’的残酷物语。

从独霸乳腺癌到进军肺癌,ADC龙头“不讲武德”

随着技术性的持续突破,适应症天花板随之提高,这或许正是ADC药物的魅力所在。

明日之星ADC的下一战,联合疗法升维之争

相比于ADC单药,ADC联合疗法仍然存在着许多的未知,也存在着更多的可能性。

镇痛药,让疼痛走向慢性疼痛?

为了阻止急性疼痛,人们往往会选择速效的镇痛消炎药,但殊不知,这种消炎药却带来了慢性疼痛的发生。

官宣“5家药企拿到辉瑞特效药专利”授权的MPP,你认识吗?

疫情之下,医药行业每一份变化都和时代的脉搏紧紧相扣。

人工智能在医药,出演怎样的角色?

人工智能新药研发,落地难还是新希望?

号称“不老药”的NMN,“真产品”OR“真营销”?

主打抗衰老,营销称能“返老还童”的“不老药”NMN,功效果真如此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