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
宋人的“国族意识”是如何形成的?

“北宋政治精英构想其帝国治下政治共同体的方式与安德森所说的新兴的民族意识尤为相似。”

王柯:从“文明”到“民族”,历史上的中国认同是如何建立的?

“在历史不可能完全还原的条件下,历史学者依然有责任要记录一个国家所走过的弯路及教训,并且通过利用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和社会心理学的理论概念去寻找人类所选择的道路种所表现出来的法则。”

在批量生产的假新闻背后,民族主义阴魂不散,“后真相”屹立不倒

人类的恐惧与忧虑不是在新冠疫情中才有的,但为什么是在辟谣愈发频繁的今天,假新闻屡禁难断呢?

欧盟严防的民族主义会借瘟疫抬头吗?

历史证明,每逢危机时刻,民族主义必将肆虐。

历史学家王柯:“中华民族”一词至今仍缺乏一个科学的定义

“中华”被革命家们努力从一个文化共同体改造为了一个政治共同体,并在此后一直不断地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

个体污名与他者想象:关于传染病的“爆发叙事”危险在哪?

他者与我们之间的区隔在全球化程度日益加深的21世纪越来越不可实现——任何一种边界,都已经“千疮百孔”。

思想界 | B站跨年晚会:亚文化的胜利?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B站跨年晚会​​​​​​​和人社部发文指需警惕“机器换人”。

由欧洲文艺史呼唤世界公民理想

在这个民族主义盛行、宗教狂热和政治上的溜须拍马猖獗不已的年代,奥兰多·费格斯试图在新作《欧洲人》中“使人回忆起欧洲文明的统一力量”。

对话纳韦德·凯尔曼尼:穿越东欧大地,沿着壕沟和坟墓前行

出于对文化意义上的欧洲,作为形容词的欧洲以及作为政治理想的欧盟的热爱和担忧,凯尔曼尼决定开启一趟并不轻松的旅程,深入地观察、记录和思考这片土地。

民族主义如何让古典音乐成为现代国家的凝合剂?

只有让各民族的听众从民族的角度接受音乐的话语体系,才能真正赋予音乐以超越市场的地位无惧个别挑剔听众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