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经济

有1.1亿人口的“非洲工厂”劳力资源丰富,市场潜力巨大。从1999年到2019年,该国经济平均每年增长9.3%,被联合国视为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典范。

几内亚有“地质奇迹”之称。其中矿产资源主要有铝钒土,储量约400亿吨,其中已探明储量290多亿吨,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的30%,居世界第一位。

马克龙称之为“历史性的改革”,“埃科将在2020年看到曙光”。

埃及央行将投入十倍经费以扶持国内旅游业发展。预计到今年年底,访埃游客人数将恢复至2010年危机前水平。

“央行目前只不过是在试图解决‘一个大问题的一些症状’,无法触及经济的核心问题。津巴布韦经济的症结在于外币、外资短缺,通货膨胀以及消费者对国家政策信心缺失。”

随着非洲在全球版图上的战略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凸显,俄罗斯此次高调通过俄非峰会“补课”也就不难理解。

南北发展不平衡,多数国家基础设施落后,社会政治局面极不稳定、科技、卫生和法规建设滞后。

“展望未来,仅拥有亚的斯亚贝巴的一个中心来竞争是不够的。”

津巴布韦2009年经历恶性通货膨胀,不得不弃用本国货币,转为流通美元、英镑、南非兰特等外国货币。

美联储引领的紧缩周期,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不“跟”也得“跟”。在上周菲律宾、印尼和墨西哥集体宣布加息后,非洲经济的“老大哥”南非意外宣布加息,理由也是为了遏制通胀“未雨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