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经济

“对于津巴布韦新政府来说,没有一个选项是容易的。”

有分析师表示,买入尼日利亚国债是因为,与加蓬和安哥拉相比,尼日利亚的债券定价更具吸引力。

许多津巴布韦人希望尽快把银行存款取出来购买商品。等到世道变艰难的时候,没人会使用债券货币交易,但那时或许还有机会用早前购买的冰箱换得生活必需品。

去年中国投资在非洲创造的就业岗位创下新高,较2015年增长了1倍,是美国的3倍多。“当地员工都以能在中国企业工作为荣,当地政府经常询问能否引进更多的制造业企业来到马里。”

政治内斗让南非经济政策议程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大。

标普认为,南非总统祖马掀起的领导层改革对该国财政和增长前景构成风险,预期南非的国家或有负债将持续增加。

这主要源自外汇收入不断减少,国内武装斗争持续以及南部石油产区管道遭到破坏。

IMF在上个月指出,埃及物价上涨“稍稍”快于最初预期,但预计通胀水平将在2017年下半年下降。

由于埃及镑贬值,埃及基准股指EGX 30以美元计算相比汇率浮动前打了6.6折。

报告预测到2034年,非洲的劳动力人口将达到11亿人,超过中国和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