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

打电话给欧洲,要打给谁?有个答案是:打给柏林。

联合国副秘书长刘振民对界面新闻表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基础地理信息数据,在制定经济社会发展计划或是应对气候变化时都会缺少依据支撑。

“他们的家园被纵火烧毁,近百万难民被迫流离失所……然而缅甸的政府,包括一位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却否认这些事实的存在。”

“我相信,这将是安理会有史以来最受关注的会议。”

乡村教育扶贫“一村一园计划”获WISE大奖 惠及贫困地区17万儿童

WISE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WISE Awards)由卡塔尔教育科学与社会发展基金会发起,被BBC等国际主流媒体誉为“教育界的诺贝尔奖”,这是该奖项设立以来首个获奖的中国项目。

在《目标守卫者:数据背后的故事》年度报告发布之前,界面新闻记者在美国西雅图专访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一起来看看这位“乐天行动派”计划如何通过创新来应对人类改善生存状况进程中所遇到的挑战吧。

“他的温情不应被误认为是软弱。安南向我们证明,一个人可以既是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又是强大的领导人。联合国和世界失去了一位巨人。”

安南的遗憾

“最糟的事情是,我没能避免伊拉克战争。我不同意发动伊拉克战争,但最后只能接受伊拉克战后重建工作,而联合国驻伊拉克代表却被炸身亡,更令我痛苦万分。”确实,对于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科菲·安南来说,伊拉克战争始终令他难以释怀。多年来,在他为了消除世界上不平等与贫困的一生奋斗中,也见证了许多次改变世界格局的流血争端:巴以冲突、“9.11事件”、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安南于当地时间2018年8月18日去世,与这个仍旧冲突不断的世界告别——带着他的那个遗憾。

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称,这再次让人切实感到日本经济实力的相对下降以及拥有世界第二大经济实力的中国经济增长。

中国重返联合国:美国“伤痛最小的一次外交失败”

尼克松政府将本以注定的外交灾难,转化成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平衡的筹码。以台湾为代价,在中苏决裂的前提下,美国通过和北京合作补偿了美国衰落中的霸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