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马蒂亚斯·波利蒂基:时间的汩汩涌流,就在光与万物背后 | 一诗一会

“能触动我们的只有那些以生命去讲述,渴望立即被人理解的诗歌。”

“他者”德意志(三):“翻险峰”的德国电动汽车产业

德国汽车产业的电动化转型到底面临哪些困境,又在尝试如何脱困?

“他者”德意志(一):“进窄门”的德国AI

“德国造AI”的产生原因和发展逻辑是什么、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对于我国的AI产业来说又有哪些可以借鉴的经验和思路?

魏玛共和国:一场失败的政治实验

无论从制宪决断进程遭遇的种种质疑,还是从社会生活世界中深藏的世态民情看,作为革命与战败后复杂政治斗争产物的魏玛共和国,从它诞生开始就没有获得真正的“权威”,它更像是一项重大功利算计。

阿伦特未寄出的信:“一直都保持着忠诚与不忠,从未停止爱他”| 汉娜·阿伦特逝世纪念

“你完完全全地‘如你所是’地存在,现在和未来,就是这样,我爱着你”,海德格尔对自己的学生阿伦特说道。

德国最大烂尾工程终于完工:修了14年,打脸“德国制造”

不光是柏林,整个德国都成为了笑柄。

德国“眼镜蛇困局”:房租一年1块钱,穷人却在高福利中陷入深渊

错误的政策,哪怕出发点再好,也只是南辕北辙。

作家凯瑟琳娜·沃克默:打破性别和民族层面的德式沉默

凯瑟琳娜·沃克默在《闻心问诊》中用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剖解了德国的民族身份和性认同,但至今仍未在德国出版。尽管如此,她仍然希望打破这一层对于历史的尴尬的德式沉默。

近70万儿童在家只说外国话,德国正给自己挖一个大坑

一个有德国国籍,却不会说德语的人,算不算德国人呢?

俾斯麦雕像的去与留:“历史有好有坏像人一样,并非所有争议之物都必须消失”

从普鲁士军国主义英雄到东德社会主义伟人,碉堡博物馆的雕塑“坟场”里展放着不再受欢迎的雕像,让访客通过它们一窥德国近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