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
社区中产化从食物开始:开发商是如何利用多元族裔和饮食文化的?

在开发商对社区饮食文化的包装过程中,原有居民的故事和文化被简单视作卖点,他们不再是社区的主角,最后甚至被迫离开。

回归乡村能拯救单调的城市生活吗?从法国“重返大地”运动谈起

厌倦了城市生活的人们选择回到乡村,这种想法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一股思潮。

人情退散,手机崛起:社会学者杨华眼中的乡土中国变迁

“人情味是在村庄总体性的社会关系中产生的,人们在密集交往中能够有亲情、情感、价值、荣誉等获得感体验,但在今天,农民的社会关系从总体性社会关系向分割式社会关系转变,也就意味着熟人的陌生化。”

日本人口普查100年:跟不上社会变迁脚步,普查未来还会存在吗?

在中国进行第七次人口普查之际,界面文化特约日本文化研究者小秋谈了谈正值100周年纪念的日本“国势调查”。这一典型的现代国家项目不仅为我们提供了观察日本现代史的新视角,也让我们看到了今天更多元、更原子化的社会对国家治理提出的挑战。

抢人大战再升级:浙江,也急了

浙江“抢人”的成绩已经如此优秀,为什么还要“抢人”?这里面到底投射了中国经济版图怎样的变局?

城市化的前世今生:全球史的兴起是否低估了区域?

近一个世纪以来,对人类社会影响最深远的不是种族和阶级,而是城市化。

【专访】张学良:“城市收缩”并不可怕,不应忽视亦无需对抗

伴随着经济发展放缓并向“新常态”转型,在习惯了以“增长”为基础的扩张主义发展模式后,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城市收缩”这个带有“衰落”色彩的概念?上海财经大学长三角与长江经济带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学良教授接受了界面专访。

发改委首提“收缩型城市”,哪些城市在收缩?

发改委指出,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转变惯性的增量规划思维,严控增量、盘活存量,引导人口和公共资源向城区集中。

陌生化社会再思考:为什么陌生是一种城市化的重要资源?

在制度不同的社会中,陌生在什么情况下是一种威胁,在什么时候又是一种资源?陌生人边界清晰、彼此无言,这究竟是冷漠和尴尬,还是一套成熟的社会秩序与行为规范导致的自然结果?

发改委督查1亿非户籍人口城市落户 促城市化加速

专家认为,不落实农民工落户政策,不重视低技能劳动者落户政策,会严重制约中国城市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也会制约大城市及其周边都市圈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引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