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
对话大卫·霍克尼:画家只活在当下,未来无人可许诺

英国最伟大的健在画家霍克尼谈论了他在诺曼底乡下隔离中的生活,为什么iPad比颜料和刷子更适合拿来作画,以及他在春天的忙碌与欣喜。

鄙视赵孟頫、影响朱耷:宋末文人郑思肖与其笔下的墨兰

本文记述了宋末诗人、画家郑思肖孤寂坚忍的一生,他甘做遗民、守节至死,他所画的“根不着土”的墨兰,正是其人风骨的写照。

抄袭是艺术吗?那么临摹、挪用和山寨呢?从叶永青事件谈起

形态或技术的抄袭,在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或许已经不再是一个艺术、审美或思想问题,顶多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谈到艺术和原创,“临摹”“挪用”与“山寨”,到底哪个距离抄袭最近,又是哪个最值得同情呢?

印象派画家是近视眼吗?眼疾如何影响画家创作

从格列柯、莫奈和皮尤三人的作品来看,眼部疾病或缺陷对色彩辨识和敏感度造成的影响似乎因人而异。

劳模朱迪斯:《老虎来喝下午茶》作者94岁笔耕不辍 吃饭全靠微波炉

朱迪斯·克尔谈了谈自己当初如何在动物园学习画老虎,以及在写作、绘画方面的新感悟。

逝者常玉:艺术是他死后的哀荣

51年前的今天,画家常玉在异乡故去,但他的作品在半个世纪后,依然充满光芒。

如果我们有幸遇上,就让我为你画幅画

如果我是这些画中的主人公,我一定觉得又惊喜,又浪漫。

一个64岁的日本清洁工用他毕生的积蓄出版了自己的画集

“我们的工作是要埋着头做的,看着地面,而不是望着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