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
为什么应该允许老年人改变其法定年龄

我们应当允许人们变更法定年龄,因为这能够防止年龄歧视所造成的伤害,而且也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银发群体扩大,殡葬、养老等专业在高职院校升温

目前,全国设有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的高校已超过165所,平均每10所高职院校中即有1所招收老年服务专业学生。

老年大学有多难上:要北京户口、要排一夜的队

在老龄化趋势以及供需两端面临不同的境况下,老年教育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老年大学一座难求,爷爷奶奶的求知欲打开一个新风口

目前市场所能提供的老年教育服务,远远不能满足老年人热情高涨的“求学”需求。

50岁,她想去报补习班

相较于青少年培训机构的“遍地开花”,不升学也不考试的老年人一直是被教育市场忽视的群体。

大妈大爷攻占抖音快手

会花钱也会赚钱,老年网红崛起背后是万亿规模的“银发经济”。

左美云:智慧养老要以老人为中心

智慧养老应充分利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支持老人生活起居、安全保障、保健康复、医疗卫生、娱乐休闲、学习分享等各方面的服务和管理,一方面要提升老年人的生活质量,让老年人活得有尊严,另一方面要利用好老年人的经验智慧,为第二次人口红利做支撑。

【思想界】《啥是佩奇》爆火背后:城市中产对于农村和老年的扁平化想象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这几天强势刷屏的广告小片《啥是佩奇》,以及DNA双螺旋结构的共同发现者詹姆斯·沃森最近发表的种族歧视言论。

如何避免“老后破产”

在一个老龄化的社会里,我们所有人都无法独善其身。

老年护理界的Uber,如何运用“互联网+”改造居家护理?

与Honor相比,我国的居家养老照护更偏向医疗化、高端化、员工制和职业化,而非医疗的照护多半归为家政服务,缺少专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