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
安妮·埃尔诺获得诺奖是实至名归吗?

埃尔诺是一位很难用所谓“纯文学”去定义的诺奖作家,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与2015年的诺奖获得者阿列克谢耶维奇一样,展现了非虚构写作在文学领域能够取得怎样的认可。

诺奖得主安妮·埃尔诺:我将继续与不平等抗衡,直到我的最后一口气

从自身经历的艺术加工到写实,埃尔诺经历了写作风格上的转变,也曾怀疑过自己的写作意义,诺奖是对她的最佳肯定,她将继续与“所有不平等”斗争。

她不一样 | 金高银:「怀着“都会过去”坚持着」

她,近期回归小荧幕的作品「小姐姐们」,讲述了发生在出生于贫穷原生家庭,因「社会底层」标签被社会人群讽刺孤立的三姐妹报复复仇的悬疑故事。

学者、译者谈安妮·埃尔诺:法国诺奖作家最多,但埃尔诺是第一位获奖女性

袁筱一认为,“身体”这个标签并不能完全覆盖埃尔诺的写作,她也不仅仅是关注自己的身体,没有人能靠写自己成为一个伟大的作家。

从1979年革命至今,伊朗的现代性焦虑与女性地位改变了吗?

“一些伊朗女性社会地位的转变必将会对伊朗社会和政治产生更广泛的长期影响。”阿克斯沃西写道,如今正在伊朗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或许正体现了这一点。

法兰西的女性世界

在《女性的话语》里,奥祖夫展现她捕捉多元价值和多种人类命运的能力,观察主人公各自不同的性情、观念和举止,不厌其烦地倾听那些语气和音色大不相同、意味深长的私语,陪伴她们感受生存的快慰与艰辛、命运的幸福或悲戚。

想松弛就松弛?“松弛感”背后的特权与幻梦|编辑部聊天室

热衷于看别人家的“松弛感是一种心理投射,好像看过之后就能少一点不安。

她不一样 | 孔孝珍:爱情不是全部

她这样一张放在美女如云的韩国娱乐圈中毫不起眼的脸,凭借着演技和强烈的个人魅力,逆袭成为了韩国最受欢迎的女主角。

TOPHER & TOPBRAND | 北京·上海招募新人啦

期待在TOPHER、TOPBRAND看到和我们拥有相同愿景与梦想的你的身影。

无人关心选美大赛

现代选美可以追溯到1921年的美国小姐选美大赛,如今这类比赛已然式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