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
许昌城改十年乱象启示录

城镇化急速发展下的土地乱象。

新型城镇化建设需要更多考虑老龄群体的需求

老龄社会30人论坛与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发布报告指出,尽管中国正在迈向深度老龄化社会,但政策体系还停留在人口数量红利时期的工业化阶段,严重滞后,未来各大城市需要大量调整或出台面向老龄化的政策体系。

李铁:北京去年解决6000人落户,今年能不能进一步放宽?

中国城市与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指出,去年北京积分落户只解决了6000人,提出申请要求的有13万多人,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北京800万的外来人口要1000多年才能解决。广州也是,几百万的外来人口,一年解决一两万人,也得好几百年才能解决落户。

人民日报:新型城镇化与户籍改革不能搞“一刀切”

新型城镇化与户籍改革不能搞简单生硬的“一刀切”,要努力把因地制宜、协同配合作为重要原则,推动重点任务落地生根

发改委: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

国家发改委指出,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后城镇化时代”,中国城市格局会有什么变化?

都市圈战略即将触发城市新变局,各类型城市在对新增长方式的探求中,愈加凸显出自觉性和自主性,此轮城市发展的态势,可能将奠定未来中国城市新格局。

城镇化率接近2020年目标,中西部地区显现后发潜力

2018年年末,上海、北京、天津常住人口城镇化水平最高,均在80%以上;广东、江苏、浙江、辽宁等东部地区的城镇化率在70%左右;云南、甘肃、贵州、西藏城镇人口比重低于50%。

赵坚:通勤人口比例而不是1小时通勤圈决定“都市圈”的空间范围    (对发改委都市圈指导意见的建议之一)

《发改委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存在一些需要商榷的问题。大都市区或“都市圈”概念,与1小时通勤圈的地域范围无关,而与核心城市与周边邻近县的通勤就业联系的紧密程度有关。

李铁:要发展实体经济不要房地产?我对此严重质疑

中国城市和小城市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李铁认为,日韩在城镇化高速增长期带来了整个宏观经济的增长,原因之一是巨大的房地产发展需求。有住房的需求才会带动其他的实体经济发展。

陶然:让集体土地进入住宅用地市场,一石多鸟的城镇化破解之道

在人口净流入的城市,如果贸然允许集体土地进入到住宅土地市场,房地产泡沫就会立刻破裂。目前唯一能够取得突破的地方,就是允许集体土地上建设的住房进入租赁市场。而且,需要突破只能在集体产业用地上建设租赁住房的现状,把包括宅基地在内的城中(郊)村列入租赁房建设供地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