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

2016年的前两个月里,已有13.4万人来到欧洲,另有接近400人遭遇到和小阿兰一样的命运。

“一转眼,从摩苏尔到底格里斯河河谷,再到巴格达,将不再受ISIS的侵扰”

很多反对派武装团体称,如果他们的部队被俄罗斯或是叙利亚部队击中,哪怕是在针对ISIS或“努斯拉阵线”的袭击中被误伤,他们也会打击报复。

“我们更希望通过地面进入,那样会更容易,成本效率也更高。但作为人道主义者,我们必须抓住每次机会,让物资抵达被困而又难接触到的叙利亚饥民手中。”

为了推动叙利亚停火协议,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是拼了。

一名人权活动人士称,商界人士和亚述教会支付了上千万美元赎金,但为避免遭到“资助恐怖主义”的指控,这些出资人不愿透露具体数额。

美国国务卿克里表示,叙利亚各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停火协议。但叙利亚国内的血腥杀戮并没有停止。

叙利亚内战五年来,俄罗斯政府都是叙利亚巴沙尔政府的坚定支持者,空袭介入叙利亚局势也是为政府军“站台”,此番严辞警告巴沙尔政府实属罕见。

美国主导的西方联军对ISIS的空袭到底误杀了多少平民?叙利亚政府军、叙利亚反对派、俄罗斯空军、西方联军——似乎整个世界都在轰炸他们。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母亲阿妮萨·马赫卢夫·阿萨德6日去世,终年86岁。2012年,欧盟对巴沙尔及其家人实行制裁,阿妮萨因而无法继续赴德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