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
以“蝴蝶”打击纳粹:私人的反抗与爱情的勇气

二战期间,一对同性伴侣通过分发纸片,试图刺激和羞辱德国兵,打击其士气,迫使其退出战争。

伊姆加德·肯恩:纳粹时代的勇敢女性为何值得书写?

肯恩逃离了纳粹德国,在关于她自杀的虚假报道后,她重返德国,写下了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女性的生活。

阿伦特未寄出的信:“一直都保持着忠诚与不忠,从未停止爱他”| 汉娜·阿伦特逝世纪念

“你完完全全地‘如你所是’地存在,现在和未来,就是这样,我爱着你”,海德格尔对自己的学生阿伦特说道。

“仇恨源自人们对自身的厌恶”:前新纳粹组织领导是如何转变的?

“仇恨的动机通常源于人们对自身的厌恶,而我们要做的,实际上是对这些厌恶的深坑进行修复。”

曾让第三帝国兴起的那些因素最终使其覆灭:《第三帝国的兴亡》可以告诉我们什么?

“希特勒把所有反对他的声音都一步步消灭了,到最后那些疯狂的、暴力的、粗鲁的行为越来越缺乏制约。在举国上下没有任何约束力量的情况下,第三帝国的灭亡是一个必然结果。”张明扬说。

“政治不正确”的伊恩·布鲁玛:当历史悲情成为“受难奥运”

布鲁玛认为,当死亡与媚俗成为新的伪宗教,民族主义正借用集中营前的凭吊还魂。

法西斯如何窃取了德国文化?

莫里茨·福尔默的新书《第三帝国的文化》揭示了纳粹分子如何利用电影和戏剧来传播其有毒的意识形态。

帝国之殇:希特勒的奋斗与德意志的衰亡

“军国主义”的悖论在于,它既需要通过战争来让自己强大,又同时无法抽身而出摆脱战争,所以到了后期希特勒哪怕再想让整个国家从战乱中脱离,都已发现早已后退无路了。

“如果这场疫情大流行没有把欧洲团结在一起,它将证明我们并不值得纪念5月8日这一天。”

帝国行将覆灭时 | 战胜德国法西斯75周年

在四分之三个世纪前,德意志第三帝国和日本帝国是如何迎来末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