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
直面幽暗:为悲观主义一辩

粗放式乐观主义在一个崩坏的世界里不再成为德性,反而会成为困扰我们的恶习。怀有希望的悲观主义则会要求我们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为变革而奋斗,它是因应我们如今脆弱时代的脆弱德性。

戴蒙德与项飙谈疫情、历史和写作:全球化当下正在陷入“理智与情感”的矛盾

贾雷德·戴蒙德认为,“世界的未来取决于中国、美国、欧洲、印度和日本通力合作,共同解决全球气候变化、资源枯竭和不平等问题。”

气候软件初创公司被风投“盯上”,它们都在做什么?|海外商业观察

气候软件初创公司成为今年风险投资行业的重点关注对象。

是避难还是死亡?大灾变之下的人类生死观

学习如何在大灾变中幸存并保有自身人性的最好方式,就是聆听那些多个世纪以来业已有此经历的人们所讲述的故事。

格蕾塔·桑伯格将推出气候危机新书,阿特伍德等人参与撰文

桑伯格在一项声明中称,“气候危机显然只是更为广泛的可持续发展危机的症状之一。我希望这本书能成为某种便捷的知识来源,以帮助人们理解这些各不相同而又紧密联系的危机。”

森林能否教给我们更优良的生活之道?

社区、家庭、交流,森林乃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具有韧性的系统,是时候重建我们与自然的联系了。

气候变化对供应链构成了更严重的威胁,但却不太为人所知。

气候变迁对未来的冬奥会有何威胁?

科学家发现,到2080年,21个前主办城市里的11个都将彻底丧失举办室外项目的条件。

电影《不要抬头》对身处气候变化年代的我们有哪些启迪?

两位心理学家鼓励我们接触一些自己所属的身份团体以外的信源,并从这些信源获取新闻与科学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