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排放
工业之美|这座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工厂,将废气做成化肥和饮料

二氧化碳也可以是一种工业原料,其在许多行业有可观的应用前景。

联合国气候峰会未达成全面协议,古特雷斯深表失望

相对于宏观的减排计划,今年的谈判大都集中在技术细节上,例如各国应该通过怎样的机制与其他国家交换减排成果。

去年中国减排52.6亿吨二氧化碳,提前完成2020年碳排放强度下降承诺

中国提前达到2020年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40%-45%的承诺,基本扭转了温室气体排放快速增长的局面。

全球首批碳捕集、利用与封存中心定址,中国新疆准噶尔项目入选

CCUS即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是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技术。

对于环保,全球两大石化巨头分道扬镳

荷兰皇家壳牌因在环保政策上支持巴黎协定和碳定价,而决定退出与其意见相左的美国燃料与石化制造商协会。但同时,埃克森美孚却拒绝了在下月的股东大会上,对按照巴黎协议来设定减排目标的提议进行投票。

明年起欧盟新建房必须被动式,这种知冷热又省电的房子如何在中国推广?

“被动房”在推广上仍面临成本和社会认知两大障碍。

全球弃煤大潮持续,日本又一家企业宣布退出煤电市场

日本金融机构从煤电领域撤资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2018中国碳价调查》:超七成受访者认为全国碳市场将在2025年前全面实行

多数受访者认为,未来几年间碳价将稳步上升,预计平均碳价将从2020年的51元/吨上涨至2025年的86元/吨。

法国呼吁设立地板碳价 碳市场是否需要?

中国碳市场确定排放基准线最大的难点在于,怎样克服体制性的利益冲突。

【工业能源快报】发改委印发发电行业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案

方年度排放达到2.6 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综合能源消费量约1万吨标准煤)及以上的企业,或其他经济组织为重点排放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