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
【专访】政治学学者徐曦白:2024年,民主党可能会迎来更大的失败

“自由派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文化价值观远远比美国的主流价值观偏左,他们可以活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泡泡里,但稳固的政治联盟不可能建立在取笑、羞辱自己应该争取的对象,以及空谈理论和秀优越感的基础之上。”

拜登强调,任何结构性的改革都先取决于能否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

“数十万人在华盛顿表示他们的支持。他们不会容忍一场被操纵的腐败选举!”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

如果特朗普决定2024年再度参选,那么在共和党党内初选中,估计很难有能够与之匹敌的对手。

这款 App是2020美国大选的最大赢家

心理健康问题,是这个世界的病。

对于民调,不应神化,也不应污名化。

“现在没有联邦机构会抢在总统之前在过渡问题上表态。”

特朗普至少需要推翻3个州的选举结果才有翻盘可能,但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他在任何一个州胜算都不大。

时尚与政治:庆祝妇女参政运动的颜色不仅只有白色

贺锦丽决定穿白色裤装,既是向妇女参政者致敬,也是向希拉里·克林顿和前副总统候选人杰拉尔丁·费拉罗等女性政治家致敬。但对美国女性政治家而言,还有两种颜色也格外重要。

拜登说,“我确信,他们不愿承认我们获胜这件事,对于我们的计划,以及从现在到1月20日我们能做的事情,没有太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