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
去年我国农民工总量首次下降,平均年龄升至41.4岁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去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856亿人,比上年减少517万人,为2008年有统计以来首次下降。农民工平均年龄41.4岁,比上年提高0.6岁,50岁以上占比创新高。

为什么外出农民工比重在下降?一个乡村视频拍摄者背后的经济学

原因就是有越来越多像张俊杰这样的创业者在本地就业,通过网络连接外部世界,在本地从事非农职业,而不再需要像20年前他的老乡一样奔走他乡。

一环里的五环青年

用机械化解决人短缺的问题,而用数字化解决管好机器的问题。这样,这个行业才会有变化。

央行强化支付领域反垄断监管 上海加强新房销售管理 | 财经晚6点

财政部表示可合理扩大专项债使用范围,人社部推出四项举措鼓励农民工等务工人员就地过年...... 以下是界面新闻为您精选的2021年1月20日的国内主要财经新闻、财经观点和财经数据。

当工作与生命被疫情、算法和流水线改变 | 2020年劳动者新闻盘点

只要问题还未解决,事实依旧如此,我们就有老调重弹的必要。

思想界 | 杀马特是模仿消费主义景观,还是90后农民工的自我保护?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纪录片《杀马特我爱你》以及“凡尔赛文学”梗的流行。

所有农民工有望拿着薪水回家过年 专家称房价跌可能会抑制消费 | 财经晚6点

央行副行长补缺,专家建议女性退休年龄统一延至55岁……以下是界面新闻为您精选的11月11日国内主要财经新闻、财经观点和财经数据。

【专访】曹远征:要实现现代化必须先让农民“市民化”

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认为,要走向现代化,我国城乡二元经济结构必须变为以城市化为导向的“一元化”,在城市化过程中,农民逐渐融入城市,农民的身份慢慢消失。

书店员工拒绝“农民工”进入,社会学家文军:“人格尊严”教育缺失

文军认为,现实社会中,企业长期以来缺乏”人格尊严“的教育。

年轻人为何躺平?三和青年是工业化过程中把农民工“非人化”的结果

在进入三和以后,人们最大的变化就是失去了挑战命运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