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
年轻人为何躺平?三和青年是工业化过程中把农民工“非人化”的结果

在进入三和以后,人们最大的变化就是失去了挑战命运的勇气。

陆铭:四问城镇化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陆铭指出,落户门槛何时降、公共服务资源如何按常住人口配置、农村宅基地如何处置和建设用地指标是否要继续向西部地区倾斜是当前推进城镇化过程中四个亟需解决的重要问题。

【专访】社会学者沈洋:服务业男女工人以不同方式处于劣势,性别阶层户口不平等彼此交织

在亲身体验了顾客的冷眼、对餐饮业农民工的生存状态有了切实体会后,沈洋指出了他们付出情感劳动背后的疲惫与沮丧,以及这一群体因阶层低而几乎变得不可见的现实困境。

马亮:国务院新条例为农民工依法获薪鼓劲撑腰

为帮助农民工讨回“血汗钱”,近年来全国上下进行了不懈努力,大面积严重欠薪案件大幅减少,但是,欠薪问题仍然周而复始并无法得到根治。

大数据看农民工就业:人口红利真的耗光了吗?

在各地招工难愈加严重的同时,农民工就业却存在较为显著的短期化、不稳定现象,这种互为矛盾的局面,实际上蕴藏着人口数量红利在边际上的拓展空间。

2018年农民工增量减少近三百万,但为何工业机器人产量同步“高台跳水”?

农民工快要增长不动了,作为替代应有越来越多的工业机器人被制造出来并投入应用,可为啥2018年全国工业机器人产量上演”高台跳水“?

农民工去哪儿了?

过去我国人口流向总体是从西往东,而且主要流向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被称之为“孔雀东南飞”,如今,农民工的增量部分主要流向中部和西部地区。

去年农民工总量为2.88亿人,50岁以上农民工占比近五年逐年提高

数据显示,2018年农民工总量为28836万人,比上年增加184万人,增长0.6%。在全部农民工中,男性占65.2%,女性占34.8%。女性占比比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

李铁:北京去年解决6000人落户,今年能不能进一步放宽?

中国城市与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指出,去年北京积分落户只解决了6000人,提出申请要求的有13万多人,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北京800万的外来人口要1000多年才能解决。广州也是,几百万的外来人口,一年解决一两万人,也得好几百年才能解决落户。

“三和大神”:第二代打工者的欲望与“自由”

他们的生命始终处在对金钱的渴望和对现实无能为力的不安中,他们游离在这个城市,就像他们曾经游离在农村一样。反正家的感觉,对他们来说,已经很遥远了,而饥饿、生计、经济上的绝望,对社会达尔文主义现实的恐惧正在一点点吞噬着对未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