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
建千年皇宫,这群苏州人如何影响中国建筑?

他和来自苏州的这些能工巧匠,也叫响了“香山帮”的名号。从此,“香山帮”成了中国传统建筑界中一个重要的流派,绵延至今。

对话罗立平:折腾出精品,不折腾一定是凡品

麓湖是在通过设计改变土地、改变区域、改变城市,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粗犷型城市开发逻辑。走进当代人的生活中去,也需要我们立足于更加专业的视角来从事城市的开发和建设。

麓湖背后的隐性逻辑,正在创造新的城市历史

我希望能为城市留下一份遗产。

控制变量建筑法,20年一座金字塔共需多少人才能建成?

金字塔作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至今还有许多尚待解开的谜题。建造金字塔的人力物力也是科学界热衷探讨的问题,多少人才能建成一座金字塔?

对话温子先:建筑的“灵感”与“物”的根源性

建筑的不同,源自建筑师跟建筑之间对话方式与对话习惯的不同。

让风雨阳光走进室内:社交隔离给了建筑学哪些启示?

“打开所有的门,所有的窗户。让阳光照进来,让风吹进来,让雨淋进来。”

病毒肆虐之后的建筑会是怎样?

共享办公空间还有活路吗?从按电梯、开关灯到点咖啡,手机能否做到掌控一切?建筑师已经开始想象后疫情时代的世界了。

在监狱品尝咖啡,在工厂赏画观鸟:欧洲十佳改建建筑

改头换面!昔日的火车站和工厂如今成了宾馆和博物馆,面粉厂也被用来作为艺术爱好者的聚集地——还有海鸟的栖息地。

“世界有360度,我们为什么只坚持一个方向?”

也许终有一天,建筑不再需要重力,仅仅在空中悬浮。那时它们一定来自于其他星系或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