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轻飘飘?从《弃猫》看村上的历史书写与现实批评

村上春树通过讲述父亲村上千秋的生平经历想要证明的,正是这样一件事:作为个体即便会被轻易地吞没,失去原来的轮廓,被某一个整体取代,但也应当被深刻地铭记。

村上春树谈《弃猫》:“一本不想写却不得不写的书”

我们每个人都被历史包裹着前进,很多时候身不由己,却也在这样的身不由己中,产生出自己的历史与故事,他们和集体叙事相比,并非微不足道。

疫情期间村上春树将主持广播节目

小说家、音乐发烧友村上春树的居家特辑即将开播,他希望能用音乐“卸下新冠疫情带来的几分阴郁”。

村上春树:我不愿意将真实事件直接放进小说,即使这么做可以获奖

“我不愿意把有悲惨遭遇的人就那样以虚构形式加以利用。这不限于那类重大事件,在日常生活层面也是如此。”

当村上春树被搬上大荧幕

村上春树似乎是个例外,依照他作品的畅销程度,他的小说被搬上荧幕的比例着实不高,算上三部十几分钟的短片,也不过七八部。

“最糟性爱描写奖”短名单出炉,村上春树入围

一年一度的“最糟性爱描写奖”旨在评选小说中最差劲的性描写,今年的入围者皆为男性作家。

村上春树:“在触及光明之前 你必须先跨过黑暗”

村上的著作似乎在说,生活也许一直很奇怪,但是梦魇终会结束。你会找到丢失的猫。

村上春树退出“另类诺贝尔文学奖”竞争 称只想专心写作

村上春树在邮件中表示,他很荣幸能够进入短名单,但目前更倾向于专心写作,远离媒关注。

“另类诺贝尔文学奖”短名单出炉 村上春树等4名作家入围

7月“新学院”曾公布了一份47人的长名单,各类作家齐聚十分混搭。日前短名单出炉,如约选出了两男两女4位候选人,包括中国读者熟悉的村上春树。

虽反对死刑 村上春树表示无法公开反对处死奥姆真理教成员

村上春树在为《地下》准备素材时曾采访过沙林袭击事件的幸存者和邪教成员,他表示就这一事件而言,自己无法公开表示反对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