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设计
设计过长城脚下竹屋的那位日本设计师 又在故宫边造了一个茶馆

和古朴清幽的竹屋比起来,这个茶馆显得更华丽恢弘,和窗外远眺能见的故宫显得挺般配。

上海有一座以原址废墟为中心而建的美术馆

“简单粗暴”地展现什么叫做古今结合。

大牌建筑师们正在纽约用乐高造房子

此外,素人们也可以参与!

FBI把新总部建在湿地公园里 硬汉们也是很讲究

负责项目设计的建筑师说,湿地公园的选址真的省下了不少造高墙和安全措施的钱。

马岩松要在日本建一座“纸包屋”幼儿园

这个被命名为“三叶草屋”的建筑也是马岩松领导的建筑事务所MAD在日本的首个项目。建筑建成后,小朋友可以在“纸上”任意绘画,延续这座建筑的创作过程。

扎哈去墨西哥设计了栋波浪形的住宅楼

在扎哈·哈迪德的首个墨西哥的建筑项目中,这位英国女建筑师想用低层高密度的和谐社区应对急速增长的人口。

来看看脑洞大开的建筑师们如何用蜗居演绎“少即是多”

你永远猜不到,这些公寓都不到500平方英尺(约合47平方米),有些甚至还要小,但却功能齐全,拥有品酒、吃饭、甚至洗澡的空间,它们完美演绎了什么是“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由建筑师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提出,形容简单的东西往往能带给人们更多的享受)。

大租户新闻集团不满意 世贸中心重建项目要换设计师

和之前设计方案的好坏无关,只是开发商为了吸引到更有钱的租户,不得不根据大客户的口味做出换人的选择。

全球最著名的连锁博物馆古根海姆又要开新馆了

现在,这个新场馆的设计方案已经进入终选阶段,共有六个方案入选。如果你是评委,你会选择哪个设计方案最终获胜?来投票吧。

来看看这栋上海老房子怎么做“可持续发展”style的联合办公

上海“永嘉路50号”像是一个被符号化了的地址,这栋老房子里,有着联合办公(wework)在上海最早的发展雏形。而现在,它正试图将处在热潮中的“联合办公”融入另一个热词——“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