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
思考谎言与技术的关系:邮件中的欺骗不比打电话更多

不同媒介间的说谎率差异总体来说不大,一个人自身的说谎倾向比他究竟是用电子邮件还是用电话来说谎更加重要。

我在中老年相亲App潜水一周,找到了“黄昏恋”生意的隐秘规则

在社会老龄化的宏观背景下,中老年人对缔结亲密关系的需求绝不逊于年轻男女。

别把元宇宙想得太复杂

无论是被投资还是被收购,VR公司和游戏公司终究都会成为社交网络公司布局元宇宙的一部分。

Aave、推特都想做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会是怎样的?

通过去中心化网络,将隐私数据和内容审查权归还到用户手中,是不少团队近年一直在做的事。

集团化之后,陌陌的社交故事还能怎么讲?

持续26季度盈利,陌陌“社交战”进入下一场。

网络流行语刷屏,只因年轻人不愿好好说话?从“yyds”说起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听见年轻人不再好好说话的感叹。除了“懒”之外,还有什么原因促使年轻人使用缩写?流行语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危险?

从1768的“叫魂”到2021的“镇魂”,阴谋论为何有着永恒的吸引力?从林生斌争议谈起

“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无迹可寻,才最能说明阴谋论的成立。有证据,没证据,相互矛盾的证据,一切都是佐证。这种潜在的想法无人能敌。”

在5·20呼唤爱情:为什么越是渴望爱,似乎越难得到爱?

“你就只能用爱来交换爱,用信任来交换信任。”

踩和赞一样重要:互联网时代的势利与偏好

相比我们对喜欢之物倾注的关注,我们不喜欢的东西也可以同样重要、有趣和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