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
从线下到线上,互联网社交的时空融合

人是媒介的尺度,如何让科技更好地为人类沟通交往的需要,最终则需要我们自身做出正确的选择。

重点不在于选举前一周要怎么做,更应该作出根本性改变,比如在搜索结果中降低虚假信息的权重。

福布斯“社交媒体之父”维纳查克的爆红秘诀

网红无秘诀,真心换真心。

脏话的禁忌、反叛与争夺:从诗人余秀华“反杠精指南”说起

脏话挑战了禁忌,却也由禁忌催生。

街溜子传奇

在一个又一个谎言中,街溜子已经穿上了红舞鞋。

互联网时代,我们可以交超过150个以上的朋友吗?

宽阔的互联网给了我们无所不能知的假象,但社交网络不会无限扩展,我们终究会因为邓巴数的理论极限而主动或被动收缩手里的网络关系。

解谜:扎克伯格做局,干嘛帮微软“明抢”TikTok?

两个80后的社交网络战争就此浮出了水面。

首日大涨46%,蓝城兄弟领跑亚洲“彩虹经济”

“亚洲男同的流量基本都在我们手里。”

《一剪梅》意外走红海外,费玉清打败流量歌手?

“神曲法则”,全世界通用。

从强制剃头到网络喷子,集体羞辱是如何常态化的?

羞辱某个人是一种政治行为。说到底,诸如此类的做法有失公正:其灌输乃是透过各种权力关系来完成的——包括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势利眼或阶级间的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