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
疫情期间英国书市观察:平装小说销量上周增长35%

世界各地相继封锁,大家开始捧读那些平时没时间看的大部头了,还有许多数字阅读小组应运而生。

一个忧郁的人道主义者

和加缪一样,面相忧郁的加里是一个人道主义者。

平等主义的荣光:作家莱拉·斯利马尼展望欧洲未来

小说家莱拉·斯利马尼在马格里布地区长大,她还记得那时的地中海不只是一条边境,而是一整片社区,连接着非洲与欧洲。

2020伦敦书展因新冠疫情取消

除伦敦书展外,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威尼斯双年展也相继宣布推迟举办。

西方“褪色”多边“着墨”——从第56届慕安会看世界格局演变

不少与会者呼吁,西方应跳出主导世界秩序的历史思维惯性,告别阵营观念,真正拥抱多边主义。

桑塔格在萨拉热窝

“咱们别再说空话浪费时间啦!咱们趁这个机会做点儿什么吧!并不是天天都有人需要我们的。”

“荷兰”要改名!明年1月起,你得这么叫它

“荷兰(Holland)”这个名字仅指该国12个省中的两个地方,即阿姆斯特丹所在的“北荷兰省”,以及鹿特丹和海牙所在的“南荷兰省”。然而这一名称却经常被用来代指整个国家。

对话纳韦德·凯尔曼尼:穿越东欧大地,沿着壕沟和坟墓前行

出于对文化意义上的欧洲,作为形容词的欧洲以及作为政治理想的欧盟的热爱和担忧,凯尔曼尼决定开启一趟并不轻松的旅程,深入地观察、记录和思考这片土地。

【专访】挪威记者塞厄斯塔:前往叙利亚的欧洲年轻人多为“社会掉队者”

“穆斯林现在正面临四面楚歌的境地,我们需要做点什么才行。我们决定前往叙利亚,尽我们所能去帮助那里的人……”

黑塞的童话与另一种“浪漫”

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的童话可绝非篇篇都能“悦读”,翻译《黑塞童话集》的过程也并不惬意,因为这些“童话”并非按中国习惯写给儿童看的故事,而是为成人写的“艺术童话”,即童话形式的艺术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