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
我们未来会看到以《权力的游戏》风格呈现的《指环王》故事吗?

没人想在电影中看到欲火中烧的咕噜和性致勃发的半兽人——但让几个中土世界的居民以同性恋的身份出现,又有何不可呢?

“这代年轻人对持有不同意见是如此恐惧”:尼日利亚作家阿迪契引发社交媒体争议

阿迪契在引发争议的文章中写道,“善良意愿的预设已经死了。重要的不是善良本身,而是摆出善良的样子。我们不再是人类了。我们现在成了天使,整天盘算着如何把别人排挤出天使的行列。愿上帝保佑我们。这是败坏的。”

以“蝴蝶”打击纳粹:私人的反抗与爱情的勇气

二战期间,一对同性伴侣通过分发纸片,试图刺激和羞辱德国兵,打击其士气,迫使其退出战争。

斯蒂芬·金、阿特伍德等作家发表公开信支持跨性别者权益

随着包括尼尔·盖曼和NK·杰米辛在内的1200人联署,回应JK·罗琳争议言论的公开信不断涌现。

JK·罗琳回应新小说《麻烦的血源》人物角色系基于真实事件改编

罗琳新作中的变装癖杀手引起了巨大争议,但她表示该人物取材自现实。

评价JK·罗琳新书是否只有“恐跨性别”这一种视角?

罗琳在新作中描绘了一名变装癖杀手,这让她再度陷入恐跨风波。

直面种族和性别冲突:布克长名单上的一对好友写了两本怎样的书?

布兰顿·泰勒和C·帕姆·张这对好友入围了今年布克奖的长名单,他们谈了谈二人的友谊、学习写作的经历以及如何面对悲伤。

四位作家因J.K.罗琳跨性别争议离开其经纪公司

作家们要求该公司“重申其对跨性别者权利和平等的承诺”。

一条推文引起的争议:J.K.罗琳是反LGBTQ人士吗?

罗琳表示,“我理解并尊重跨性别者,但是抹杀生理性别的概念会让很多人不能有意义地讨论他们的生活。我只是说出了真相,而非出于仇恨。”

布莱恩·华盛顿凭书写落后社区的短篇小说处女作获迪伦·托马斯奖

评委称赞华盛顿“ 打开了一个原本无法为人所知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