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
金谷信托向协信远创子公司追讨近13亿元欠款,但债主却是中国信达

信托期限5年,第二年上海渝康就开始拖欠利息,金谷信托随后起诉。

五洲国际债务违约后遗症,中海信托这两只产品以成本价的2折拍卖

中海信托旗下的其他信托产品也踩雷了五洲国际装饰发行的债券。

净值化转型再下一城,非上市股权信托也能有估值了

中信登与中债估值中心6月起面向信托公司开始提供底层资产为非上市股权的信托估值服务试点。

实控人刘沧龙遭刑拘后四川信托召开沟通会,预计8月出具清产核资报告

除刘沧龙外,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风控副总裁陈洪亮及财务总监胡应福四人也被刑拘,另有三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北方信托卷入兴业矿业股东债务纠纷,质押股票拍卖成交价较市价折让10%

最终成交价在5930.577万元-6350.577万元之间,每股价格约7.21元-7.72元。

信托业告别高增长时代:2020年净利率创五年新低,如何“减脂增肌”转型新业务?

基础产业信托、房地产信托、金融机构信托、工商企业信托均出现萎缩。

中融信托融昱100号剩余70%本金兑付困难

与华夏幸福有关的产品兑付再次出现了问题。

刘沧龙被抓,四川信托250亿窟窿待填:“汉龙兄弟”一页风云散

刘沧龙被正式刑拘,四川信托的窟窿究竟如何填补,“宏达系”何去何从,这些问题的答案似乎正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