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银行
黄益平:中国经济走向创新驱动,金融模式没有跟上转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认为,要通过改革让传统金融体系转型,让银行适应新的经济活动需求。

原证监会主席呼吁延长资管新规过渡期

中国证监会原主席、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资深研究员肖钢建议,延长“资管新规”规定的过渡期,把握好整顿影子银行的节奏与力度。

刘尚希:影子银行不是风险本身,微观金融风险应由市场自身化解

监管不能简单地把表外、非标、影子银行视为风险本身,当成制造金融风险的“坏孩子”,不能简单地“一棍子打死”。

银保监会今日挂牌 治理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将是监管重点

4月8日一早,银保监会低调换牌,自此,再无银监会和保监会。而合并后的监管思路也逐渐明晰。

影子银行扩张陷入停滞 表内信贷能否“接住”融资需求?

影子银行规模收缩,带来两方面问题:一是资金从表外回流表内,银行表内信贷扩张能否“接住”萎缩的表外、“表表外”融资需求。

穆迪最新监测报告:中国影子银行上半年零增长

增长回落的主要原因是,银行理财产品及非银金融机构资管计划余额的下降。

中国影子银行正在收缩

截至8月底,中国银行间同业理财已累计减少2.2万亿元,委托贷款自2008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今年同比少增7600亿元。

套利门窗焊死了 60万亿影子银行“洗盘时刻”加速到来

近期,银监会文件密集出台银行业监管文件,标志着中国银行体系监管大年的到来,这也直接影响了投资者的情绪:4月13日、14日,A股银行板块全线走跌。

高善文:影子银行体系可能局部崩塌,形成“债灾”

通过扩大期限失配和信用风险暴露、提高杠杆比率以及金融创新,银行理财产品成功地维持了较高的收益能力,维持了规模的较快增长。但与此同时,整个金融体系承受的风险暴露也越来越大。

那些影子外储告诉我们的事:中国弹药库“火力”远比想象中强大

中国10月外汇储备已经连续四个月减少,降至3.12万亿美元,较9月环比下降457亿美元的规模也比此前几个月要大。此前已有很多市场声音称,中国的官方外汇储备并不能像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以及外汇占款数据那样完整反映中国实际的市场活动。前美国财政部官员、现任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Brad Setser同意该看法,但从国家机构持有的非储备海外资产角度提出了两点新颖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