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
义翘神州:如何给A股最贵新股定价?

义翘神州2019年的净利率与药石科技、昭衍新药比较接近,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公司收入利润都爆发式增长,由于营销支出较少,导致净利率飙升。

谁会是创新药的炮灰?

尽管历经估值波折,创新药始终是近两年来资本市场的宠儿。但参照国外经验,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国内创新药上市企业中,将有市值瞬间成为炮灰的样本出现。

“隐形大佬”马应龙

马应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半年业绩预告转正,会是哈药股份下坡路中的拐点吗?

哈药股份早已不复当年之勇,转型升级才是出路。

平均日亏5000万,药王百济神州资本故事还能怎么讲?

尽管阶段性成果显著,但是百济神州想成为一家真正的全球性药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诺思格核心技术人员大换血,董秘“抢公章”或掀起子公司控制权之争

诺思格上市路上能否迎来投资者的“掌声”?

李嘉诚的最后一战

搞研发可不像玩资本那么容易。

缺乏监管的“干细胞”美容行业,智商税生生不息

干细胞提取物、生长因子、胎盘提取物……收割方式花样百出。

“板蓝根大王”徐镜人逝世,其子将引领扬子江药业何去何从?

扬子江药业或将很快进入“徐浩宇时代”。

医疗AI审批巨变,快速解读人工智能医疗产品审批新政

《指导原则》相比以往的规则有哪些变化,又可能对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