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饰
2022年快过完,服饰行业两级分化更严重了

女装仍然吃力,男装稳步向好,运动鞋服保持增长状态。

美特斯邦威们的自救运动

谁能拯救快时尚?

江南布衣价值几何?品牌创意是把双刃剑

江南布衣热衷“玩创意”的生意能长久吗?

百家好再遇生死线

从刚进入中国时的意气风发到如今委身于人,百家好经历的落魄,也是一个时代的落幕。

双品牌战略,是打造高端服饰集团的最优解吗?

双轮能否驱动集团的持续增长吗?

54家本土服饰鞋包上市公司盈利,为何这5家运动服饰企业都能在列?

除了盈利情况,它们的年报还透露了哪些信息?

靠“反性感”生意,年赚15亿:一战封神的新内衣顶流,还能火多久?

不批判任何身形,让女性内衣只属于女性。Ubras的成功之道,或许正在于此。

中国第一大防晒服饰品牌“蕉下”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去年收入超过24亿元

蕉下2021年收入达到24.07亿元,较2019年的3.85亿元增长5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