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差距
霸总人设坍塌,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这些失败脚本的存在是可以预见的,毕竟在“霸道总裁”的完美形态里,裂痕深植于其自身——霸总们基于金钱和权力的傲慢、冷漠本来就被默认是可以理解的,男主对女主的羞辱和暴力原本就被看作是可以接受的爱情前奏。

【专访】经济学家奥戴德·盖勒:不必为生育率下降过于担心,人口减少或可避免气候灾难

考虑到气候变化正在迫近,奥戴德·盖勒认为最终人类需要降低生育率,把人口降到更低水平。

想松弛就松弛?“松弛感”背后的特权与幻梦|编辑部聊天室

热衷于看别人家的“松弛感是一种心理投射,好像看过之后就能少一点不安。

呼唤一个平等的童年:怎样与人打交道揭示了孩子的生活 | 六一儿童节

当他们走出家门进入社会机构的世界里,他们发现这些文化惯性并未被赋予同等价值。

是治理手段,是文化载体,也是身份证明:为什么人人都需要地址?

与姓名、照片、身份证号码、指纹或DNA特征一样,地址帮助提高国家识别个人并因此加强了社会控制的能力,而它反过来也成为了构成一个现代人身份认同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日本“白领金”史

正是“白领金”这个逐渐消失的“旧词”,最近又得到了日本全国范围的关注。疫情之下,如何调节好公与私各种保障工具之间的矛盾,可能是日式福利国家所不得不直面的一个问题。

桑德尔对话项飙:崇拜个人成功故事为什么是危险的?

在谈及哈佛女孩刘亦婷和谷爱凌等事例时,桑德尔认为崇拜个人成功故事的危险在于,它们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不再关注如何为更广泛的社会公正创造条件。

【专访】美国作家凯瑟琳·布:把“穷人”设想成一个庞大的、无区别的阶级是荒谬的

“穷人的彼此斗争是如此激烈,导致他们无法团结起来与当权者对抗,争取更要紧的共同利益。这个情况的悲剧性和战略意义并不只在印度存在。”

为了环境为了人,我们是否应该减少工作?

缩短工作时间可能对社会、环境甚至是经济都有好处。或许,是时候重新评估我们与工作的关系了。

谁“制造”了特朗普?

《好的经济学》并非简单谴责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悖逆,而是试图从美国经济社会结构的内在矛盾出发,理解特朗普及其拥护者的困境。